首頁    頭條    要聞    業界    觀察   觀點    活動    數據    科技    投融    城市    環球    景區   樂園    交通    住宿    戶外   攻略    視頻    商圈

五一“清零”后,留給高端旅游的時間不多了?

 二維碼
發表時間:2022-05-07 11:01來源:環球旅訊

“全部退光?!?/span>


被環球旅訊問及今年“五一”的銷售情況時,幾位高端旅游產品供應商均提到了這個詞,而剛剛獲得一輪融資的松贊集團(以下簡稱松贊)則婉拒了采訪,在此之前松贊曾對媒體表示每年因疫情退改產生的損失就達數千萬元。


上船吧創始人劉建斌坦言,受疫情影響,3月份松贊桃花節幾乎所有的訂單都面臨被迫取消的窘境,分銷商們也損失慘重,而上船吧預售的長江最貴游輪——長江探索號開航時間一波三折,從3月斷斷續續改到5月,客人也幾乎全部退光。


這個“五一”,北上廣疫情形勢持續嚴峻,旅游人群出行意愿持續走低,大部分高凈值人群被圈鎖?!?022年比2021年更難”,德邁旅行自疫情發生之后也將業務收縮至國內,創始人林建勛表示,其業務線自去年12月開始便停止運營,至今仍未重啟。在疫情之前,德邁旅行的極地游在高端圈子中頗有名氣。


自疫情發生之后,出境游部分高凈值人群回流至國內,高端旅游乃至奢華旅游成為國內旅游業的新增長點。攜程聯合世界旅游業理事會(WTTC)發布的《旅游流行趨勢洞察》報告顯示,2021年上半年查詢定制豪華游的每日數量較2019年同期增長140%


相比機遇,疫情給高端旅游帶來的更多是挑戰。幾乎每一次本土疫情的暴發都伴隨著退訂的產生,而高端產品天然的小眾、非標注定難以通過規模效應盈利,重服務又將使其面臨比其他旅游產品更重的運營成本。


錯過了這個“五一”,在難以粉飾的經營情況面前,國內高端旅游如何撐???而隨著多國入境政策在今年初逐漸開放,國際航線正呈現強勁復蘇的態勢,未來跨境旅游放開之后,國內高端旅游是否還會退回“候補席”?這些都是擺在國內高端旅游產品面前的現實問題,而留給他們解決問題的時間或許不多了。


01


失去“五一”


去年10月,林建勛就意識到接下來高端旅游將面臨一個漫長寒冬。


自去年下半年的南京疫情開始,國內旅游市場可謂反復受挫,跨省游被頻繁“熔斷”。2022年春節后,疫情再次突襲,尤其是北京、上海疫情形勢持續嚴峻,大部分高凈值人群出行受阻,旅游市場再迎“寒潮”。據全國各地“五一”最新防疫政策,包括北上廣在內的超20個省市均倡導非必要不離省/市。


“高端旅游的本質是長線出游,跨省游熔斷是國內疫情防控的重要手段,但這也讓高端旅游市場全面崩盤?!绷纸▌字毖?,選擇從去年底開始休假是無奈之舉也是保命之策。


德邁旅行原本希望在今年春季重啟業務,但疫情的反復使其一再延后復業時間。不過,這讓德邁在這個“五一”無須面臨高額退訂的壓力。


劉建斌似乎沒有那么“幸運”。因為上海疫情,劉建斌已經困在家中一月有余,不難想象,疫情產生的業務停擺、退訂和搶菜、核酸一樣成為壓力來源。


劉建斌正式入局國內高端旅游產品分銷是在2020年9月。疫情前劉建斌離開某OTA,把目光轉向了國內游輪市場并創辦了分銷平臺“上船吧”,主要承銷長江上的游輪。


世紀游輪旗下的世紀傳奇號上海-重慶的15日“江山如此多嬌”長線產品走高端路線,其時間、地理跨度之長,價格高達18800元屬業內鮮有。環球旅訊曾報道過,在2021年4月,其6月份的航線已經銷售了90%的床位,高等級房型全部售罄。


這款產品的火爆讓劉建斌看到了國內高端旅游產品的需求,手握上百個B端分銷渠道的上船吧開始接入松贊等多個高端旅游產品。據劉建斌透露,2021年整體的GMV超過6000萬元,遠超預期。


2022春節前后,上船吧所分銷的高端旅游產品如“新東方列車”“松贊高端旅游”等產品咨詢量和銷量都相對穩定。劉建斌說,春節后到3月中旬是一個業績小高峰,期間上船吧的銷售額就達800萬元。


但壓力也隨著訂單量的提升一點一點積攢著。最初受“就地過年”和重慶疫情的影響,世紀游輪啟航時間一再推遲,沒想到隨著疫情的多地暴發至今仍未啟航;而上船吧另一款熱門產品松贊,也因為3月桃花節的取消而失去了旺季訂單。


高端旅游產品的主要訂單來源基本集中于一線和新一線城市,而受今年3月以來的疫情影響,上船吧分銷的五一旅游產品幾乎都不能成團。這場疫情復燃的重度打擊中,劉建斌僅存的信念是“撐住”。


02


國內高端旅游剛剛起步


“相比傳統組團觀光旅游,疫情過后,高端自由行類的休閑旅游會更受歡迎?!睌y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在2020年接受采訪時如此預測。


疫情阻斷了跨境旅游之后,高凈值人群開始在國內尋找替代品,這一定程度刺激了國內高端旅游的起勢。窮游網《2020年出境游人群玩轉國內指南》數據顯示,83%出境游的用戶轉變為國內游,即使無法出國,但用戶花在旅行上的時間和費用基本不變;在旅游花費上,46.3%的用戶國內旅游年均花費超過3萬元。


在這場旅游內循環中,除了長江郵輪,國內豪華旅游專列新東方快車在2021年下半年進行全面升級;2021年10月中國首艘五星旗高端游輪“招商伊敦號”也正式啟航……新老玩家陸續推新出新產品,原本專注于跨境高端旅行的旅行社或分銷商開始加大力度開辟國內市場。


今年3月,松贊宣布獲得招銀國際3億元的投資,再度把行業對高端旅游的關注提升一個高度。但這并不說明,國內高端旅游市場無論是產品供給還是用戶培育,已經到了成熟階段。


從根本上說,高端旅游比拼的是產品的稀缺性和服務的極致性。


以松贊為例,松贊的住宿產品均選址于自然風光獨特的藏地鄉村,所打造的“秘境”酒店除了要有絕美風景,還要成為向世界傳達藏地文化窗口。所以松贊在用戶體驗中會為其配備專屬旅行管家,可根據具體需求幫助客人進入區域內各地村民的日常生活,沉浸式體驗當地文化。


林建勛表示,一個市場如果沒有競爭的話,很難說是一個良性市場。國內目前只有1個“松贊”,只有出現10個、100個“松贊”的時候,國內高端旅游或許才算真正走入相對成熟期。


一直以來,國內高端旅游便沒有足夠的硬件支撐,上游資源開發不足;另一方面,即便有硬件,在主題設計、屬地文化、價值觀呈現上也缺少能與受眾拉近距離的內容?!安⒉皇撬兄黝}游都是高端旅游,但所有的高端旅游都有主題,沒有主題就不叫高端旅游”,林建勛說道。


產品稀缺性和服務的極致性導致的高客單價對用戶定位和獲取也帶來了諸多挑戰,“很難在抖音上做營銷”。


高端旅游的用戶主要是有錢有閑的群體,這部分用戶對于互聯網的依賴度不高,愿意花錢買服務,對產品的服務和體驗都有較高要求。疫情之后,這種趨勢并沒有太多的改變,要精準地找到這群人,很難用2C的廣撒網的獲客邏輯來主導,高端旅游的獲客和行前服務仍然依賴大量的線下場景。


主導投資松贊的招銀國際董事總經理漆瀟瀟曾公開表示,松贊提供的正是招行私人銀行客戶正在尋找的,“我們的高端客戶在旅游方面存在大量需求,但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合作伙伴,因為很難保證一體化服務質量。松贊這種全閉環鏈路,所有酒店都自建,構成了整個體驗服務的一致性,這完全能滿足我們的需求?!?/span>


實際上,松贊和招行國際在獲客業務上的協同仍然是 To B的邏輯。劉建斌曾在途牛任職,對To C獲客的難度有更具體的理解,因此上船吧主要也面向B端分銷,專注于為OTA、旅行社和定制游機構等提供多種高端旅游產品。


03


     內卷是一種無奈


與國際接軌才是新紀元


盡管國內高端旅游在疫情后獲得快速增長屢屢出現在OTA的報告中,但林建勛坦言,疫情對高端旅游而言并不是一次發展機會,而是一個毀滅性的打擊?!案叨寺糜伪旧砭褪且叩眠h一點,很少有人把國內旅游定為高端旅游,從出境游回流到國內游,從國內游退到周邊游,這是一種無奈的選擇?!?/span>


這種無奈在德邁旅行身上也有所體現。過去主攻跨境旅游時,高端旅游的優勢在于提供簽證、交通住宿安排等信息服務,但在國內市場這些優勢蕩然無存;而要下場進行資源整合來產生增量價值,則需要耗費巨大的財力物力,對一般的高端旅游玩家來說顯然是難以承受的。


但跨境游選手以及高凈值客戶回歸國內市場仍然具有重要意義。


一方面,類似德邁旅行等這批高端出境游“老玩家”向國內游市場“新玩家”轉變的過程中,將在國外市場的經驗與國內業界交流,為國內高端旅游的發展帶來全新的思路。


例如,德邁旅行回歸國內市場后,將之前“與名家同游”旅游項目完整復制到國內產品中,如同此前與梁文道同行探訪秘魯、西班牙等地,國內高端游緊貼中國人文環境,按照出境游標準推出一系列包括游學中原、壯游長安在內的文化歷史主題旅行項目,旅行者與領域專業導師一同游學,深入連接中國傳統文化。


另一方面,客戶在國內尋找“替代品”的同時,也將此前對出境高端游高品質的體驗需求“帶回”國內,客戶對市場的教育時刻驅動著國內產品迭代升級。


受限于國內從業者對高端旅游產品的認知不足,國內旅游市場長期出現低價團、營銷補貼等玩法,讓旅游市場供應鏈處于惡性的競爭狀態。劉建斌舉了個例子,長江游輪船票幾百元一張都實屬平常,而當把船票賣到5000元-20000元/張,開始走精品路線后打開了比傳統低價游更有價值的群體,“甚至,真正能滿足用戶需求的產品,價格越高銷量就越好?!?/span>


林建勛無奈表示:“現在國內市場的客單價相比跨境游市場仍有較大差距,我希望價格能做得更高,但是現在產品的軟硬件并無法與之匹配?!?/span>


對于高端旅游玩家來說,跨境游更快開放是他們所期待的。


旅游“十四五”規劃提及,要在國際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前提下,分步有序促進入境旅游、穩步發展出境旅游。開篇攜程聯合WTTC的報告也顯示,短期內國內豪華游數目會增加,然而隨著防疫限制放寬、消費者儲蓄于解封后有所下降,這種增長趨勢預計會小幅回落。而目前,全球高端旅游市場前景依然樂觀,豪華游在2019年的市場規模為9456億美元,預計到2027年將達1.12萬億美元。


林建勛指出,只有在跨境游上,高端旅游產品才有更多發揮空間,無論是國內游客向外走,還是國外游客流入,對于高端旅游都是極為強大的助力。


“當國內優質的旅游資源被全球游客看到,國內高端旅游才能有進一步的市場增長;而國內重新開啟與國際市場的全面互通,才是高端旅游市場的新紀元?!?/span>

【中國旅游網版權聲明】原創內容版權歸本站所有,如轉載,請務必注明來源"中國旅游網"并附帶本文鏈接,需確保文章的完整性,不得更改原意;摘錄或轉載的第三方內容,不代表"中國旅游網"的觀點和立場,版權屬原媒體及作者,如有版權異議請聯系我們。

相關推薦
旅游企業的服務最終要落地到旅游者身上,品牌的作用不言而喻。如何通過品牌提升知名度,擁有一批忠實的消費者?如何不斷提升品牌實力,形成強勢、持久的品牌?如何看待品牌的投入產出效益?如何進行有效的傳播,借助品牌力量打開未來成功之門?如何不斷提高品牌管理的能力?如何通過品牌推動世界一流企業的建設?這些問題都有必要進行深入的思考。旅游企業中有不少知名的品牌,比如一些國際酒店集團,他們十分重視品牌的建設...
5月10日,文化和旅游部發布2021年度全國旅行社統計調查報告。根據報告,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全國旅行社總數為42432家(按2021年第四季度旅行社數量計算),比2020年增長4.30%。除黑龍江、云南旅行社數量減少,吉林、西藏旅行社數量不變外,其余28個地區旅行社數量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長,海南、新疆、湖南、甘肅、寧夏等5個地區增幅均在10%以上,其中海南增幅最大為17.17%。廣東...
5月5日,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國家級自然公園評審委員會辦公室公示2022年國家級自然公園評審結果。根據《國家級自然公園評審委員會評審工作規則》調整,2處晉升國家濕地公園、15處國家濕地公園范圍調整、3處新建國家沙漠(石漠)公園和6處國家森林公園。2022年國家級自然公園評審結果公示名單,如下:一、擬批準晉升的國家濕地公園1.山西山陰桑干河國家濕地公園2.江蘇揚州北湖國家濕地公園二、擬同意范圍調整...
當地時間5月8日,皇家加勒比國際游輪(以下簡稱皇家加勒比)旗下 “海洋奇跡號”從西班牙巴塞羅那港緩緩駛出,開啟首個夏季歐洲航次。千余本土及國際賓客懷著無比期待的心情登臨這艘“世界最大豪華游輪”,迎接即將到來的浪漫西地中海之旅?;始壹永毡群Q笃孥E號“海洋奇跡號”總噸位為23.7萬噸,長362米,寬64米,總層高18層甲板,船上設有2,867間客房,最多可接待6,988位賓客。她是皇家加勒比綠洲...
目前,滬深兩市上市旅游企業2022年第一季度報告均已披露完成,品橙旅游梳理出36家不同類型滬深兩市上市旅游企業2022年第一季度報告核心財務數據(含部分新三板旅游企業),發現以下特征:營收總額前5名為:中國中免(601888.SH,167.82億元,同減7.45%)、華僑城A(000069.SZ,74.743億元,同減12.56%)、王府井(600859.SH,33.14億元,同減4.08%...
聚焦/熱點
聚焦
熱點
業態
視頻
紅色旅游
紅色旅游
夜間旅游
夜間旅游
全域旅游
鄉村旅游
鄉村旅游
研學旅行
研學旅行
康養旅行
康養旅行
光影演藝
光影演藝
沉浸式夜游
沉浸式夜游
元宇宙文旅
3D光影秀
3D光影秀
數字體驗館
數字體驗館
光影裝置
光影裝置
標簽模塊(3)(1)(1)(1)(2)(1)(1)
視線
論道
視點(2)(1)(1)(1)
旅行
環游
視點(2)(1)(1)
行業
行業

服務熱線:400-181-5261     E-mail:info@cntour.cn     中國旅游網手機版     微信公眾號     微信在線客服

   全國旅游投訴舉報熱線:12345   全國文化市場舉報熱線:12318   網絡不良與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12321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12377

京ICP備2021027040號-2    經營許可證110105017960088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5983  

Copyright ? 2010-2022 cntour.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